“白玫瑰”利兹联

利兹联足球俱乐部,前身是1904年的利兹城俱乐部,1919年正式成立,是英格兰西约克郡利兹当地唯一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。

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是利兹联队史最辉煌的时刻,期间两次夺得甲级联赛冠军,一次足总杯,一次联赛杯,以及两次欧洲博览会杯冠军,1975年球队首次打进欧洲冠军杯决赛,但遭遇拜仁,遗憾屈居亚军。91/92赛季,球队夺得最后一届英甲联赛冠军。2000/01赛季,利兹联参加欧洲冠军杯并杀进四强。03/04赛季降级至英冠,后因财务问题降至英甲,09/10赛季重返英冠,2020年夏天,利兹联在多年沉浮之后终于重返顶级联赛。

了解英格兰各球队的历史就能得出一个结论:英格兰地儿不大,屁事儿挺多。这点神似我们隔壁的小日子。步入文明社会后,英格兰各地的恩怨便时常会投射到体育领域,而足球又是第一运动,英国的足球流氓因此也屡禁不止。

利兹联与曼联的积怨肇始于历史上约克郡与兰开夏郡之间的仇恨,两个地区之间相隔不过40英里,其敌对关系则要回溯到15世纪的“玫瑰战争”,因而双方的比赛也被称为“玫瑰德比”。后来这种敌对甚至超越了竞技本身,两地的足球流氓们曾多次发生暴力冲突。

球员之间的转会交流也被视为最严重的背叛,最终商业逻辑战胜了一切阻滞,从乔.乔丹到戈登.麦奎因,再到坎通纳、费迪南德、阿兰史密斯,哪有什么天堑,都是通途。这支好斗的球队的死敌还包括切尔西,以及西约克郡德比对手哈镇和布拉德福德,场内场外都极其火爆。利兹地区足球流氓在整个英格兰足球圈臭名昭著,其数量和质量仅次于伦敦。

老球迷们熟悉利兹联是因为“玫瑰德比”,新球迷则是折服于贝尔萨的个人魅力。事实上自从贝尔萨离任之后,即便球队签下同样进取型打法的教练马希,我再也没有看它的比赛。

前段时间有个笑话说,全英超都在等利兹联降级,因为都盯上了阵中那条叫拉菲尼亚的大鱼,如果球队降级就能以2500万解约金离队,而不是为其支付4500万转会费。拉菲尼亚能力是有,但在弱队当大哥和在强队当拼图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,况且英超也很难留住这位出身于拉玛西亚青训的巴西中场,离队也是巴萨的菜。

事实上我更关注阵中的那位“户口本”球星卡尔文.菲利普斯,这家伙是当下曼联急需的人才。这里估计有人会说恩迪迪、蒂莱曼斯、内维斯、米林科维奇等人不香么?话是这么说,能不能买来也暂且不论,关键是英超球队需要至少8个户口本球员,买菲利普斯就意味着可以等量送走拉什福德或马奎尔这样的“户口本”,怎么看都超值。而且这货撑死七八千万,难道不好过买标价1亿+的赖斯?

标签: